巴勒斯坦足球是什么体制?他们联赛也有U23吗?

  如果国足不行,怪的是体制,怪的是青训,那么饱受战火煎熬的巴勒斯坦,是什么足球体制,是什么健全的青训体系?

  巴勒斯坦至今没有晋级过世界杯决赛圈,直到2014年才通过支援亚洲足球“第三世界”国家的亚洲挑战者杯赛,拿到冠军从而队史第一次晋级亚洲杯正赛,和日本、约旦、伊拉克同在一个小组,最终三战皆负攻入1球丢11球遭到淘汰。

  因为参加亚洲挑战者杯的这段历史,加上近年巴勒斯坦基本是对阵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尼泊尔这种级别的球队,战绩不错,因此在FIFA排名上,巴勒斯坦并不弱,目前排在第99位,亚洲排名第16。

  巴勒斯坦足球的发展受制于巴以冲突,一方面是饱受战火煎熬,另一方面则是地理问题。巴勒斯坦由加沙和约旦河西岸两部分组成,中间被以色列隔开。因此,加沙地区的巴国脚,想去约旦河西岸集训,就必须获得以色列签证,但鉴于加沙的局势,以色列根本不给加沙地的巴勒斯坦球员任何签证;于是,加沙地区和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球员,最终只能选择了约旦作为巴勒斯坦队训练之地,约旦河西岸的球员可以直接申请约旦签证,而加沙地带球员,则先申请埃及签证,再申请约旦签证。

  巴勒斯坦球员阿卜杜拉哈米德阿布哈比卜曾自嘲:“去美国夏威夷都比这要简单。”有一部电影叫《进球的梦想(Goal Dreams)》,讲述的正是巴勒斯坦国家队在2006世界杯预选赛中克服重重障碍的故事。

  更大的问题当然还是战争。巴勒斯坦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阿赫德o扎库特,1994年,还没被国际足联承认的巴勒斯坦队和法国队进行了一场比赛,扎库特作为首发出场,在中场和普拉蒂尼同场竞技,这是扎库特一生最荣耀的时刻,他退役后成为足球教练。2014年8月初,以色列的导弹击中扎库特的家,扎库特丧生。

  因为中东战争及巴以冲突而前往其他国家的巴勒斯坦后裔如今是巴勒斯坦足球最大的宝库,与国足交手的巴勒斯坦阵中,名气最大的是两名归化球员,分别是效力于美国第二级别联赛辛辛那提FC的中场巴达威,和效力于瑞典第二级别联赛兰斯科罗纳队的门将卡多拉。两人都拥有双重国籍。曾效力过国际米兰、如今效力于帕尔马队的智利国脚路易斯吉梅内斯,实际上也拥有巴勒斯坦和智利的双重国籍。

  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巴勒斯坦存在两个国内顶级联赛,一个是位于加沙地区的加沙超级联赛,另一个则是约旦河西岸超级联赛。两个联赛的常规赛冠军再争夺巴勒斯坦超级联赛年度总冠军,总冠军德乙参加亚冠预赛和阿拉伯冠军联赛。

  加沙地区距离埃及近,历史上曾经属于埃及管辖,因此这里的足球水平更高,但长年饱受战火轰炸;在约旦河西岸超级联赛效力则意味着相对更稳定的收入,以及可能被约旦等周边国家联赛看上。

  联赛因为战火的原因时常中断,足球场甚至可能成为炮弹的目标。这样的联赛存在有什么意义?在这个长年饱受战火轰炸的地方,每一个俱乐部代表的,就是那个狭小的,幽闭恐怖的社区,足球则是这里唯一的希望。

  球员Abu Sarem说:“踢足球肯定不是在巴勒斯坦谋生的一种方式。你没法靠踢球养活家人。但我们踢球,是想告诉全世界我们还存在着,巴勒斯坦存在着。加沙的穷孩子们都在踢球,他们渴望足球,这是把我们带往世界的最好的方式。”